驻村扶贫民情日记三篇

2018-08-14 14:33 来源:网络综合
日记网权威发布驻村扶贫民情日记三篇,更多驻村扶贫民情日记三篇相关信息请访问日记网。

【导语】扶贫首先要靠政府统一规划、部署,但大众也不应该袖手旁观,或者干脆否定贫穷,甚至认为穷人是“活该”。每个人与社会、与他人都有各种显性、隐性的关联。在巨大的关联的网络中,只有各尽所能地通力合作,才可能缓解社会贫穷的顽疾。无忧考网准备了以下内容,供大家参考!

篇一
  经过多次深入调研,报社今年的又一个帮扶项目定下来了,将在邑慈碑村委会迤席村一组实施“美丽宜居乡村”项目建设。通过道路硬化、人畜分离项目、公厕建设、垃圾房建设、村庄绿化美化……迤席村将会变成美丽的彝家山寨。

  今年的政策真好,建档立卡户拆危房建新房可以补助5万块钱。不过这里的危房改造活计可不好干,村里外出务工存下钱的村民,建房意愿普遍不高,而长期留在村里的贫困户因为积蓄不多拿不出钱来建房,一听到剩余的建房资金要自己筹集,有的村民就打退堂鼓了。

  第一次动员,一户报名的都没有,我们有些沮丧。

  “多去几次,一定能突破的。”“建房机会难得,5万块钱对于贫困家庭不是小数目。”“我们语言交流上有障碍,跟村委会的干部一起下去,更好交流。”回到住处我们互相鼓励、互相出主意。

  一次、两次、三次……一次又一次地宣传动员,一户、两户、三户……报名的户数多了起来。今天,终于体会到付出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
篇二
  今天,袁国华家的危房改造主体工程就要竣工了,看着这个实际使用面积比我的住房还要舒适宽敞很多的房子,我特意向当家的女主人打听了一下,到底花了多少钱?国珍姐告诉我,除了自己亲弟弟的工钱没开以外,大概花了6万元。自己女儿赞助了点,向亲友借了点,只要危房改造政策补贴到位,应该不会差蛮多钱!从言语表情感觉得到,国珍姐眼看到要住上心仪已久的新房,心里美气得很!

  她给我说的应该是实话,我也一直想在老家给年迈的父母把房子翻修一下,好让父母安度晚年,只是心里没底。记得去年刚来走访时,国珍姐曾含着眼泪说,自己也想住新房子,这个房子不但年久失修,危在旦夕,而且阴暗潮湿,夏秋季蛇虫出没,每年都要打死10多条蛇,每天都胆战心惊怕蛇咬伤。只是自己体弱多病,仅靠老公打工赚点钱还不够自己看病住院花费;再说*俩都50多岁了,年龄再大打工也没人要了,儿子袁波坐在轮椅上已经20多年,说不定还会走在自己两口子前面,女儿远嫁到山东,家庭也不富裕,一年顶多回来一次,别说没钱盖房,即使盖起来也没多大用,还不如租个廉租房混日子算啦!说实话,这个想法虽然很现实,很无奈,但也明显有些悲观丧气,心灰意冷。

  好在去年国珍姐的心脏病在亲友资助下,手术十分成功,而且民政部门和医保部门报销了大部分费用,看病留下的窟窿不是很大。今年初,我们积极动员他们家进行危房改造或异地扶贫搬迁,由于搬迁政策不十分明朗,面临无处可搬的困境,最后帮他们争取危房改造计划。当时帮他们算计过,现在钢材、水泥、沙石、砖瓦等建材十分便宜,建房主要是人工工资太高,他可以请自己做泥瓦匠的亲弟弟来帮助设计施工,说服老公袁国华就当小工,相当于给自己打工,赚自己的钱,这样最大限度控制了建房的人工成本。再说,危房改造补贴是对危房改建的奖励资金,可以解决一部分建房资金,不改建就没有,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

  终于,在工作队和村干部的游说下,他们家终于列入到了危房改造的计划。如今看着即将入住的新房,袁国华高兴地说:“打了一辈子工,给别人盖房子,别人享受了,自己老婆孩子还在住危房,今年在家虽然没出去打工赚钱,但是自己一家认终于可以住上新房了。”
篇三
  今天是老黄冲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以来最热闹的一天,因为老黄冲村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河道整治工程在驻村工作队的支持下终于开工建设了。

  上午9点,河道两边,彩旗招展,人头攒动,在一阵鞭炮声过后,挖掘机、载重车开始轰鸣起来,村里男女老少个个脸上挂满喜悦的笑容,因为这条溪流是他们的母亲河,滋养了他们的祖祖辈辈,他们都曾经在这里下河洗澡、捉鱼虾、打水仗,留下太多美好的记忆,但同样是这条河也给他们留下很多伤心和惊魂,记忆中这条河也夺取过2位村民的性命,也曾经危机四伏,泛滥成灾,损毁农田、道路,给鱼宴公路及沿线3000名村民出行、上学造成极大不便。整治河道,消除水患是这些村民多年来的梦想,曾经在上个世纪70年代,村内德高望重的老支书姚沅焕带领村民发扬农业学大寨精神,自力更生,累石筑堤,但是由于当时经济条件有限,缺乏水泥沙石,泥巴垒起来的河堤怎能抵挡住洪水冲刷?以至于目前河坝基础被洪水掏空,挡墙上千疮百孔,河道里垃圾遍布,杂草丛生,每逢汛期,都会堵塞河道,损毁良田。今天,眼看着河道整治开工,他们甭提心里有多高兴!

  河道整治工程是我们驻村以来开展的第一个影响较大的帮扶项目,得到了局党组的肯定,也得到了全体村民代表大会的一致通过。虽然没有邀请有关领导,没有举办像样的开工仪式,但是看着村民们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十分欣慰。